亚博 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野史解密 > 正文

高山崩,石自破

来源:亚博网时间:2018-04-04 01:12:23

祖涣被毛宝打败,大伤元气。祖约的有些部将看看形势不太好,便去和后赵勾结。328年夏,后赵发兵来攻祖约,祖约将士有的投降,有的溃散。七月间,祖约放弃寿春(今安徽寿县),带了残兵败将向东南逃到大江边的历阳。后赵军掳掠了两万多户,又撤了回去。

祖约损失很大,从此一蹶不振,苏峻好似少了一条胳膊。

苏峻的心腹担心唱独角戏不行,劝苏峻杀死王导等一些大臣,换上一套班子,这样可以拉拢一批人,壮大自己的势力。苏峻一贯很尊重王导,下不了手。王导听到这个情况,生怕凶多吉少,为了脱身免祸,设法潜逃,来到了白石垒。许多朝官也悄悄地从建康溜走。

苏峻分兵和东、西两路军相持,互相攻战,一拖四五个月。苏峻经常派出奇兵袭击,总是得到便宜。朝廷内外人心惶惶不安。有不少从京城逃出来的朝官说:“苏峻为人狡猾,又有胆量,他的部属勇猛异常,难得打个败仗。如果上天帮忙,他才会灭亡。如果要以将才、智谋和兵力来较量,他是不容易被灭的。”温峤听了发怒道:“你们这些胆小鬼,怎么反而称扬叛贼,这不是长敌人威风,灭自己志气吗?”可是打了几仗,他老是吃亏,温峤内心也胆寒起来。

温峤的粮食不多,将士们束紧裤带,两眼饿得发花,没奈何向陶侃借粮。陶侃气鼓鼓地说:“起兵时你说什么一不愁良将,二不愁军粮,只要借我来撑个门面做个主!现在又常打败仗,良将在哪儿?军粮又在何处?我还是仍回荆州去,更谋良策,以后再来平叛,也不算晚。”温峤毫不气馁地回答:“眼下的形势犹如骑虎,怎么能半途下来呢?(成语‘骑虎难下’就出在这里)你如果违背众人对你的期望,独自撤回去,人心必然涣散。你使大事败坏,讨逆的义旗就将转而指向你了。”竟陵太守李阳也劝陶侃说:“当今征讨大事如果不成功,你纵有大批粮食,还有什么用呢?”陶侃思量自己的说法确实不合适,便拨了五万石粮食给温峤。这时,温峤手下的青年猛将毛宝大显身手,他引军偷袭苏峻设在句容及湖孰的粮仓,放了几把大火,将存粮付之一炬,苏峻的队伍反而开始饿肚子混日子。陶侃眼看温峤手下确有良将,也就定下心来。

东路军的大业垒(今江苏丹阳北)由右将军郭默坚守,苏峻的猛将张健包围战垒,展开进攻。守军没有水喝,嘴唇干裂四肢无力,只得闭着眼捏着鼻子,吮着粪汁解渴。郭默留下少数士兵守垒,自己突围出来向陶侃求救。大业如果失陷,京口就难保,陶侃决心去救援,僚属们说:“我们只要猛攻石头城,张健必定要回头抢救,大业之围就可解除了!”

陶侃和温峤于是召集三军将士,誓师攻打石头城。温峤在高坛上亲自宣读征讨苏峻的文告,他慷慨激昂泪流满面,坛下将士人人摩拳擦掌,要一鼓作气拿下石头城。陶侃立即带领水军进攻,温峤和庾亮亲率一万精兵从白石垒由南向北呼喊着向苏峻挑战。苏峻带八千将士迎战,他的儿子苏硕和将领匡孝首先冲上去,打了一个胜仗。苏峻欣喜若狂,名为慰劳将士,自己却喝得酩酊大醉。温峤将士又来挑战,苏峻发怒大叫道:“匡孝能打胜仗,难道我不如他!”说完,丢下部众,只和几个骑兵冲上阵去,不料他所乘的马被绊倒,陶侃的部将彭世和李千趁机把长矛投掷过去,苏峻中矛落马,将士们猛冲上去,割下他的首级,又将他尸体上的肉一块一块割下来,骨头也给烧了,三军高呼万岁,欢庆胜利。

苏峻的余众推他的弟弟苏逸为主,还是死守石头城。他们发现庾亮父母的坟墓,就挖墓剖棺,拖出尸骨焚烧,算是发泄仇恨。

苏逸坚守石头城三个多月,却放松了对台城的控制。

当年长江江面较宽,江道又流经石头城山麓,因此石头城背山面江,又南临秦淮河入江之口,形势极为险要。台城在石头城之东,是宫廷所在之地[1]。六朝时,石头城是保卫建康的军事重镇,扼守台城的门户之一。

镇守台城的匡术原是苏峻的心腹,现眼见困守孤城没有出路,便向西路军投降。散在各地的文武百官纷纷回到台城。陶侃派毛宝等勇将去加强台城防守,苏逸则派韩晃攻城。毛宝登上城楼,左右开弓,射死数十人。韩晃在城下对毛宝大叫道:“你以勇敢果断出名,为什么不出城决斗?”毛宝回答:“你是素负众望的健将,为什么不进城攻打?”韩晃知道难以攻破台城,只得领军撤走了。

第二年二月里,各路军队会集,猛攻石头城,苏逸、苏硕等无力抵御,城破被杀。张健和韩晃等裹胁两万多人,带着掠夺来的无数珍宝,乘坐兵船向南往长塘湖(今长荡湖,在江苏金坛和溧阳间)逃窜。忽然遇到一路大军阻击,领头的是一个少年将军。打了几仗后,已成强弩之末的张健和韩晃先后战败被杀。这位小将就是当年王敦叛变前,告发其阴谋的孩子王允之。现在他已是年少英俊的扬烈将军,随着他的父亲会稽内史王舒带兵参战,立了大功。

苏峻之乱发生于晋明帝司马绍死后,那时八九岁的晋成帝落难,常常吃不上饭。苏峻得势时不可一世,最后终于败灭,他的弟弟苏逸不久也被杀。由于“峻”字的意思是山高,苏逸又名苏石,因此民间就苏峻之乱的过程,编了这么一个歌谣:“大马死,小马饿;高山崩,石自破。”

苏峻死后,祖约在历阳遭朝廷军队包围攻击,他在夜间带了几百人突围而出,投奔后赵石勒。石勒对祖约的哥哥祖逖非常尊重畏惧,对他却非常轻视。祖约到达后,石勒不接见他。祖约的确不能同祖逖相比。祖逖轻财好义,祖约却是个财迷。祖约年轻时,有一次正在料理财物,突然有客来访,赶紧把钱财和账册掩盖起来,还有两个小竹箱来不及藏好,只得放在身后,撑开衣袍挡住。来客瞧见他那狼狈相,暗暗好笑,人们把他的丑态当做到处传扬。但祖家是冀州的世家大族,祖约到襄国,远近的亲朋好友都来探望他,天天宾客盈门。有一天,石勒登高远眺,望见祖约门口车水马龙,心里很不乐意,部将程遐又说: “祖约才到,就在附近侵夺土地,引起很多人怨恨。”过了天把,石勒邀请祖约和他的所有家属一起去赴宴,祖约兴高采烈,带了大舅子、小外孙等许多亲属前去,只见程遐领着杀气腾腾的士兵在等待着。祖约知道大祸临头,要了烈酒,喝得醉醺醺的,抱着小外孙,淌着眼泪,被押到刑场上,祖家的亲属一百多人同时被杀。

早在祖逖健在时,身边有一个佣仆叫王安,是胡人,祖逖待他一直很好。和后赵的边境一度相安无事,祖逖便对王安说:“石勒是你的同族,我这儿少了你没关系,你到那儿,可以飞黄腾达!”王安到了襄国,屡建功勋,石勒任命他为左卫将军。这时,祖约及其家属被杀,王安叹息道:“岂可使祖将军断了后嗣!”他为了报答祖逖的大恩,派了许多随从混入刑场人群,瞅准时机,乘乱将祖逖一个十岁的庶子(妾所生的儿子)祖道重救了出来。这小孩先被藏到佛寺,暂且做了小和尚,后来石氏灭亡,重归江南。

苏峻覆没,一切逐渐恢复正常。温峤不愿在朝辅政,还是回武昌去。战船过牛渚矶,滔滔江水浪击峭壁,银花飞溅,气势壮观。僚属对温峤说:“这儿深不可测,水底都是怪物。”还有人说,点燃犀角,可以照见水中之物。温峤下令燃起犀角,只见江水深处,有许多奇形怪状的东西,似乎还有穿红衣乘马车者,在水底自由行走。唐代诗人胡曾想象当时情景写诗道:“温峤南归辍棹晨,燃犀牛渚照通津,谁知万丈洪流下,更有朱衣跃马人。”温峤在平乱中积劳成疾,当夜又做了许多噩梦,看见红衣人恶狠狠地对他说:“我和你阴阳两地,没有关系,为什么要烧犀角来照我?”他原先的牙痛突然加剧,在行军途中找人拔牙时中风,回到武昌后不到十天就死了,时年四十二。迷信的人们竭力渲染温峤因燃犀触怒幽灵,得祸而死,也有人认为不过是与中风巧合,如宋代有诗道:“朱衣乘车作官府,掺制生死非无权,阴灵秘怪不欲露,毁犀得祸却偶然。”燃犀照怪虽属无稽之谈,但这个故事千百年来流行民间,至今采石矶的峭壁上,仍然屹立着一座“然犀亭”作为纪念。据有人推测,当年水底下的“怪物”,也可能是江猪。

温峤死后,他所领的江州刺史一职,依据他的遗愿,由他的军司刘胤继任。刘胤过去是有些名声的,王敦没有叛乱时,曾要他任右司马,他不愿去。但他担任独当一面的江州刺史后,就完全变了样,常常狂饮纵乐,任用私党。他蓄积财货,大做买卖,贩卖的商品价值百万。经过苏峻之乱后,国库空空如也,文武百官的俸禄无从开支,只靠江州的漕运来维持生活。可是,刘胤却就此大做投机生意。他的商船在大江里成群结队地往来,但缴粮缴税的大事他却不闻不问。有一次,刘胤到了建康,王导和庾亮特地探望他,哪知道刘胤在船舱里靠着鼓鼓囊囊的大麻袋盘坐着,神色漠然。他们只得略略寒暄几句而告退,登岸后觉得刘胤的举止令人费解,有人说刘胤是个财迷,估计他的大袋里是珍珠宝物。王导回头派人偷偷察看,果然刘胤正在摆弄那些罕见的古玩珠宝,并和一些客商讨价还价。

刘胤回武昌过了几个月,诏书下达,罢了他的官。刘胤不肯服罪,还要申辩。正好,加讨平苏峻的右将军郭默路过武昌,郭默和刘胤原有私怨,趁机落井下石,假造诏书,杀害了刘胤,又将他的女眷与财宝据为己有。重新执政的王导还是那么四平八稳,不敢加罪骁勇难制的郭默,反而任命郭默为江州刺史。王导又将郭默送来报功的刘胤首级高高悬挂在航的桥头,以示惩戒。

陶侃在平定苏峻之乱中是盟主,因而被任命为侍中、太尉,都督荆、雍等七州诸军事,从江陵移镇到巴陵(今湖南岳阳)。他听到刘胤被杀,郭默反而加官的消息,十分愤慨,于是一边发兵向武昌征讨郭默,一边派人送信给丞相王导说:“郭默杀了刺史就当了刺史,如果杀了丞相,是不是就当丞相?”王导收到信,当即放下刘胤的首级,答复陶侃道:“郭默地据上游,水军力量雄厚,因而暂时忍住点。把他稳住以后,朝廷就可以调集军队,等足下大军到达,再给以制裁。这不就是所谓‘遵养时晦’以成大事的办法吗?”陶侃接到复信后,嗤之以鼻说:“这是什么遵养时晦?明明是遵养时贼!”

陶侃大军包围了武昌,郭默的将领宋侯活捉了郭默和他的五个儿子,投降了陶侃。陶侃将郭默父子及同党四十多人,立即就地正法。郭默在永嘉之乱后,以堡坞抵抗石勒,被任为河内郡太守,他多次和石勒作战,果敢勇猛,能够披着盔甲跳越深阔的壕沟,威震敌胆。这时,石勒听说陶侃几乎兵不血刃就镇压了郭默,对陶侃就怕了起来。石勒又收到陶侃送来的一封信,说原属苏峻的一个部将冯铁,杀了陶侃一个儿子,投奔石勒,做了戍将。石勒左思右想,觉得收下冯铁确实不妥当,就下令杀了冯铁。从此,陶侃和后赵之间,暂且保持了平静的局面。

陶侃平定郭默,朝廷下诏要他兼管江州。于是陶侃就都督八州诸军事,兼任荆州和江州的刺史,从巴陵移镇武昌。西阳太守邓岳是陶侃所派率军攻打江州的,乱平后,朝廷任命邓岳为都督交州、广州诸军事,领广州刺史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标签:东晋
故事:东晋的野史揭秘
声明:高山崩,石自破搜集自网络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相关信息

相关知识链接

晋朝

sitemap.x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