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博 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传奇故事 > 正文

吹声哨子,我就会来到你身边(8)

来源:亚博网作者:〔美国〕m.r.詹姆斯时间:2018-04-06 17:34:46

上校小心翼翼地在烛光中翻来覆去地看着。

“你认得出这些铭文吗?”帕金斯把哨子放回去的时候,问道。

“认不出,在这个光线下面认不出。你打算把它怎么办?”

“噢,我回剑桥的时候,会把它交给那儿的某个考古学家,看看他们对它有什么看法;很有可能,如果他们认为它值得保留,我可能把它送给某个博物馆。”

“呣!”上校说,“你可能是对的。我所知道的是,如果它是我的,我会直接把它扔到海里去。说是没有任何用处的,我知道得很清楚,但是我希望它会让你知道学无止境。我希望这样,我肯定它会这样。祝你晚安。”

他转身走了,留下正打算说话的帕金斯一个人在楼梯底下,不久,两个人就在各自的卧室里了。

由于某些不幸的意外,教授房间的窗子上既没有遮帘也没有幕帘。前一天晚上他几乎没想到这点,但是今晚一轮上升的明月看来完全可能会直射着他的床,而且可能后来会把他弄醒。他注意到这一点的时候,很是气恼。但是,他以一种我只能嫉妒的灵活性成功地搭起了一幅临时窗帘,用的是一块火车上用的毯子,几个安全别针,一根手杖和一把雨伞,这些只要搭在一起,就能完全把他床上的月光挡住。然后,他很快舒舒服服地躺到了那张床上。他读了一本有点儿严肃的书,书长得足以产生明显的睡眠的愿望,他昏昏欲睡地环视了一下房间,吹熄了蜡烛,躺到了枕头上。

他必定熟睡了一个小时或者更长时间,这时突然哗啦一声响,极讨厌地把他震醒了。他立即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:他精心搭建的窗帘倒了,非常明亮的、如霜的月光直射到他脸上。这太恼人了。他有可能起床再把窗帘搭起来吗?或者,如果他不起来重搭,就那么凑合着睡?

有几分钟他躺着,考虑着这两种可能性;然后,他急速地翻身,睁大眼睛,屏住呼吸躺在床上听着。他肯定,就在屋子对面的那张空床上,有一声响动。明天,他要让人把它移走,因为必定有老鼠或是什么东西在上面戏耍。现在安静了。不!骚动又开始了。有种沙沙声和摇动声:这肯定是任何老鼠都弄不出来的。

我自己能想象出一点儿教授的迷惑和恐惧,因为我三十年前曾在一个梦里看见过同样的事情发生;但是读者或许很难想象,看见一个人影突然在他明知是一张空的床上坐起来,那对他是多么可怕。他一跃而起,下了自己的床,一个箭步冲向窗户,那儿放着他唯一的武器,用来搭窗帘的手杖。结果表明,这是他做得最糟糕的一件事,因为空床上的那个人,以一种突然而平滑的动作,从床上溜下来,双臂张开,站在了两张床之间,挡在了门前。帕金斯看着它,恐惧而困惑。不知怎么的,冲过它身边,从门中逃出去的念头让他无法忍受。他不能忍受——他不知道为什么——碰到它;至于它碰到他,他宁愿跳窗户,也不愿这样的事情发生。它这时站在暗影里,他看不见它的脸是什么样子。现在它动了,俯身向前,他突然意识到,既有些恐惧又有些轻松地意识到,它必定是瞎的,因为它似乎是用裹住的双臂在四处胡乱摸索着。它半转过身子,突然察觉到了他刚刚离开的那张床,于是朝床飞扑过去,俯下身,在枕头上摸索着,它摸索的样子让帕金斯不寒而栗,因为他生平从未想到过那竟然是可能的。很短的几秒钟以后,它似乎知道这张床是空的,然后,它向前移动到有光的地方,面对着窗户,它第一次显示出了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。

帕金斯非常讨厌别人问到这个,不过有一次他的确描述过它的几分模样,我正好听见了。我推断他记得的主要是它的那张恐怖的、极其恐怖的、弄皱了的亚麻布的脸。他在那张脸上看到的表情,他不能或者不愿说,但是它的恐怖几乎让他发疯,这一点却是肯定的。

不过,他没有时间把它看得更久一点。它以一种骇人的速度移到了屋子中间,它摸索着、摇摆着的时候,它身上织物的一角拂过了帕金斯的脸。他没能,虽然他知道发出一个声音是多么危险——没能控制住,发出了一声厌恶的叫喊,这立即给了那个搜寻者一个线索。它应声朝他飞扑过来,他半个身子从身后的窗户仰出去,声嘶力竭的一声接一声地叫喊起来。那张亚麻布的脸朝着他自己的脸紧紧地猛扑过来。就在这时,几乎就在最后一瞬,救星来了,你可能已经猜出来了:上校破门而入,正好及时看见了窗户边那可怕的一幕。他跑近前的时候,两个人影只剩下了一个。帕金斯昏迷着向前倒在屋子里,他面前的地板上是一堆乱糟糟的床单。

6789>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标签:悬疑故事
故事:
声明:吹声哨子,我就会来到你身边搜集自网络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相关信息

sitemap.xml